被误解的世界历史

点击数:13 借阅数: 0

作者:罗文兴著

出版社:海鸽文化出版 创智文化总经销

出版年:2016

出版地:台北市 新北市

格式:PDF

ISBN:978-986-392-043-4 ; 986-392-043-6

是与非,对与错,黑与白,功与过,历史就是在这样的不断推翻中,更接近其本来的真面目……
 
贝多芬耳聋背后隐藏的秘密
 
路德维希‧凡‧贝多芬(Ludwig Van Beethoven),是世界音乐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。他八岁开始登台演出,很早就显露了音乐上的才能。一七九二年,他到维也纳深造,艺术上进步飞快,创作了大量充满时代气息的优秀作品,包括交响曲《英雄》、《命运》;序曲《哀格蒙特》;钢琴奏鸣曲《悲怆》、《月光》、《暴风雨》、《热情》等。他的作品受十八世纪启蒙运动和德国狂飙突进运动的影响,个性鲜明。在音乐表现上,他几乎涉及当时所有的音乐体裁,大大提高了钢琴的表现力,使之获得交响性的戏剧效果;又使交响曲成为直接反映社会变革的重要音乐形式。贝多芬集古典音乐的大成,同时开辟了浪漫主义音乐的道路,对世界音乐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,被尊称为「乐圣」。
 
贝多芬一生坎坷,没有建立家庭,在他二十六岁创作和精力都正处于巅峰的时期,开始耳聋,起初是听不到高音,到晚年时全聋,只能透过谈话册与人交谈。多年来,人们无不为这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巨匠的意外而惋叹,但是,令世人意想不到的是,贝多芬的耳聋并非偶然,而是源于一种疾病——梅毒,并且这种可怕的疾病缠绕了他终生,令他痛苦不已。
 
在贝多芬生活的时代,许多人认为贝多芬得过梅毒。一九一二年,专研贝多芬的学者和医生希欧多尔‧佛利莫(Theodorvon Frimmel)写道:「贝多芬的耳聋仅是症状,这疾病本身有另一个名字。」塞耶也说,贝多芬的疾病许多人都知道,病名则羞于启齿。一位耳科医生亚当‧普里兹(Adam Politzer)还提到有两张有贝多芬名字的治疗梅毒的水银药膏的处方。但是,大家都选择回避这个问题,或者保持沉默。这可能由于当时贝多芬崇高的社会地位,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而不敢造次。诺伊迈尔写道:「他的不朽作品神圣不可侵犯,今天没有人敢表示轻蔑的批评。贝多芬的音乐让我们觉得好像进入圣殿,内心充满景仰。」
 
直到二十世纪青霉素发明之前的数十年,当时世界对梅毒研究的兴趣正高,才有更多的医疗工作者投入了这项研究,贝多芬耳聋之谜才得以揭开。
 
贝多芬的好友也是他的医生安德莉亚斯‧贝托里尼(Andreas Bertolini)提供的资料表明,年轻时的贝多芬除了有时肠胃痛之外,相当健康。当时他已经在向海顿学艺,同时他卓越的钢琴即兴演奏,在维也纳的王公贵族中也享有盛名,包括皇帝的同父异母兄弟鲁道夫大公都拜贝多芬为师。但是,他在维也纳的第一年,有一次发烧改变了他的一生。阿洛伊‧魏森巴赫(Aloi Weissenbach)也是贝多芬的医生,他提到一七九七年另一次发高烧:「他曾经患有严重的斑疹伤寒,从此神经系统受伤,甚至可能损及听觉,对他真是一次大灾难。」
 
对于这次「意外的伤寒」的本质,早在一九○七年,二十世纪初最具影响力的医生之一、优秀的梅毒研究专家奥斯勒爵士便提出质疑,他认为贝多芬感染伤寒其实是因为梅毒。在梅毒的教科书中,我们能够发现,耳聋通常是在初次发烧第一年之后出现的症状。这是第八对脑神经受损所造成的。耳鸣发作时,老是听到铃声、嗡嗡声或嘶嘶声;先是听不到高音,然后是所有的音域,包括说话的声音。失去听觉是渐进的,有时候会减轻,经常是在压力之下失去听觉。以梅毒造成耳聋的迹象为起点,我们从贝多芬传记中找出以下蛛丝马迹,贝多芬开始耳疾的时间恰好是在二十六
 
二十七岁,而贝多芬的第一位耳科医生诺伊迈尔写道:「贝多芬耳聋最可能的原因,是内耳或迷路的听觉神经失调。」「一开始几乎没有发觉,随着内耳或是听觉神经结构的病理变化,不知不觉中失去听觉。」拉金(Edward Larkin)说:「贝多芬的耳聋是渐进的,有一阵子还是停顿的。」贝多芬自己也说「一开始是听不见高音。」他在耳内放棉花以抑制低音,造成很大的痛苦。一八○一年七月一日,贝多芬写信给卡尔‧阿门达(Karl Amenda)说:「告诉你,我最有价值的财产,也就是我的听觉,已经严重损毁了。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,我已经发觉有这个症状;但是我什么都没说,现在已经变得更糟。我们必须等待,看看是否听力可以恢复……我所说的请你保密,不要告诉任何人。」这些与梅毒引发的耳聋症状完全吻合。
 
这种持续严重的耳部疾病,在贝多芬年老时终于演变为完全失聪。一八一○年,贝多芬狂怒之下跌倒在地,他写道:「我爬起来之后,发现自己耳聋,医生说神经已经受损了。」在贝多芬逝世后,对他耳部的解剖报告中显示,听觉神经已经萎缩,缺乏正常的一层髓磷脂,而且左边的听觉神经比右边细。耳科医生肖恩‧塞拉斯(Sean Sellars)说:「解剖发现脑干周围有变化,显示有局部的脑膜反应,这可能是梅毒引起的脑膜发炎。」
 
另外,梅毒中期最大的特征之一,就是虹膜和眼睑内层的粘膜一再发炎。贝多芬为纪念鲁道夫大公谱成《庄严弥撒曲》,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完成的。他写给申德勒的信上说:「晚上我必须盖住眼睛,我应该好好照顾双眼,史麦塔纳写信给我,叫我不应该写这么多笔记。」当时,他眼睛的状况几乎可确定是虹膜周围发炎,包括虹膜和结膜(联结眼睑和盖住眼球的细致粘膜)。
 
但是,梅毒是一种潜伏性很强的疾病,一旦感染就可能会潜伏在很多其他的疾病背后,导致其他许多可怕的疾病症状,因此又被称为「伟大的模仿者」。那么,贝多芬除了耳聋和眼睑发炎外有没有其他症状呢?由贝多芬的医生提供的病历中,我们发现了这样的记载:严重的肠胃痛、可怕的头痛、有只手指的指甲受感染必须动手术、下颚长脓疮动手术、风湿病引起肺部严重发炎、风湿病痛经常复发,其中有一次「可怕的风湿发作」、「胸部因为痛风引起关节炎」、黄疸病、食道和鼻子流血、眼睛痛了五个月,必须待在黑暗的房间戴上眼罩,以及心脏衰竭。他经常心律不整,还将此编写入音乐(钢琴奏鸣曲《告别》),晚年时脸部抽搐。这还只是部分症状,安东‧诺伊迈尔(Anton Neumayr)含蓄地写道:「贝多芬晚年很可能有忧郁症。」
 
贝多芬在晚年变得脾气暴躁,举止怪异,以至于大家都在传言贝多芬可能精神失常了。德国一位作曲家告诉歌德,说贝多芬精神错乱。拉金描绘出贝多芬的晚年情景:「健康一直很糟,情绪低落,精神很紧张,多疑,觉得受迫害,在压力之下很不稳定,有时候狂躁,易冲动,有攻击性,要求完美,耳聋,易怒。」贝多芬曾经将一锅炖肉倒在侍者身上。梅纳德‧所罗门总结说:「神经异常的征兆——突然发怒、无法控制情绪状态、对于金钱越来越着迷、觉得受迫害,这都让维也纳人认为,这位最伟大的作曲家,是个极端怪异的疯子。」所有这些症候,又都与梅毒麻痹性痴呆阶段的症状吻合。
 
本书特色
 
■本书从世界长远的历史中,精选出数十个广为人知的历史人物与事件,对其进行深入而精辟的分析,并且还原其历史真相,带给读者全然不同的看法与见解!
 
历史大多是由改朝换代的胜利者所组织编写,出于政治上的需要,尤其是突显自己的文治武功,难免会对被推翻的王朝曲笔删改,以致于呈现出一种错综复杂、纷纭繁乱的历史,这也给后人留下许多的疑问和迷思,让后人所看到的历史,必然是充满与史实不符的偏见和悖谬。如此一来,人们对于历史的误解,就会在所难免。本书特别于世界历史中,精心选出数十个众所周知的历史人物与事件,对其进行「还原历史真相」的工作,希望读者在阅读本书之后,可以扩充自己的历史知识,并且对这些知名的历史事件与人物,有一个正确的历史评价。
 
■本书的叙述手法,轻松而诙谐,读者可以因此进入历史的时光隧道,与古人的生活合而为一。
 
为了方便读者阅读,本书不像坊间一般历史丛书如此的艰涩繁杂,而是以活泼有趣的笔调,详细介绍各个历史事件与人物,让读者可以在阅读的同时,对于历史有更全面的认识,也可以让读者清楚的了解各个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,以及各个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。
 
尽管历史已经成为过去,但是历史真相却不容扭曲。本书就是要让读者尊重历史真相,对其进行科学的探究,进而形成对历史真相的客观而公正的认识与判断。
 
在流传至今的浩渺史书中,究竟有多少历史真相被隐藏?又有多少是非黑白被颠倒混淆?请走进「被误解的世界历史」看个究竟吧!

罗文兴
 
历史学博士,曾经从事报社记者和图书编辑等工作。多年以来,作者致力于对历史谬误的研究,在海内外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,深受历史专家和广大读者的好评。作者透过对历史的研究整理,主编有:《被误解的中国历史》、《被误解的世界历史》。

  • 前言(第7页)
  • 第壹章:时势混沌的「英雄」(第13页)
  • 拿破仑并非中毒身亡(第14页)
  • 贝多芬耳聋背后隐藏的秘密(第21页)
  • 林肯 ──「伟大解放者」还是「种族歧视者」(第28页)
  • 华盛顿主动交权的隐情(第34页)
  • 毕卡索 ── 大师还是色鬼(第42页)
  • 第贰章:扑朔迷离的真相(第49页)
  • 「空中花园」并不在巴比伦(第50页)
  • 黑死病不等于鼠疫(第57页)
  • 达文西不为人知的秘密(第64页)
  • 珍珠港事件其实只是「苦肉计」(第71页)
  • 玛丽莲.梦露并非死于自杀(第78页)
  • 第参章:传承中的谬误(第85页)
  • 真实存在的亚特兰提斯(第86页)
  • 还「卍」字一个清白(第93页)
  • 马雅文明消失的背后(第98页)
  • 「礼貌」外衣下的日本(第105页)
  • 被误读的比萨斜塔(第112页)
  • 《蒙娜.丽莎》的模特儿是谁(第119页)
  • 莎翁笔下的「伪作」(第126页)
  • 第肆章:揭开神秘信仰的面纱(第133页)
  • 人面狮身像不是古埃及人的作品(第134页)
  • 被曲解的十字架(第141页)
  • 《旧约》并非「神来之笔」(第147页)
  • 确有其事的「诺亚方舟」(第153页)
  • 既非「神圣」又非「罗马」的帝国(第160页)
  • 被神话的农家女 ── 贞德(第166页)
  • 十字军东征功与过(第173页)
  • 为尼采正名(第180页)
  • 第伍章:众说纷纭的传说(第187页)
  • 阿基米德「死光」只是传说(第188页)
  • 耶稣是否确有其人(第195页)
  • 疑窦重重的新大陆「发现者」(第202页)
  • 揭开伊凡雷帝父子死因之谜(第209页)
  • 自杀的是否是希特勒(第216页)
  • 智慧才是「埃及艳后」的资本(第222页)
  • 「太监」不是中国专利(第229页)
  • 罗曼诺夫王朝皇室遗孤的谎言(第236页)
  • 张伯伦绥靖实属情非得已(第242页)
  • 是谁使得波兰被瓜分(第249页)